12.我的交通强国梦——北京交通大学 刘楚枫

了解详情

INSTRUCT

优化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

布局全球市场、提升信息化水平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大学生优秀论文    我的交通强国梦    12.我的交通强国梦——北京交通大学 刘楚枫

交通人的一封家书

雯筱:

你好

展信佳,我们终于到达了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背后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腾起的细浪,拍打着这千年的古城,也同样拍打着我们激动的内心。这里并没有一首老歌里唱的那么浪漫,但对于我们队伍和我们国家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的成果。

从喀什出发,穿过瓦罕走廊,经过了兴都库什山脉的崎岖难行,从伊朗高原再到亚美尼亚高原,再跨过小亚细亚和黑海海峡,我们终于来到了这里,来到了土耳其,来到了欧洲之窗。我们很高兴,完成了国家交给我们组的这次第六亚欧大陆桥的整体勘测任务。时间紧迫,任务艰难,我们也付出了牺牲,但我们还是成功了。

随着国家的快速发展,东部的美国和西南的印度终于无法坐视我们的强大。战争的突然爆发,使得我们国家措手不及。东部沿海的港口运输成了敌国打击的重要目标,马六甲海峡变得凶险万分,现在海运的能力已经不足战前的50%。巴基斯坦于战争伊始便陷入政局动荡,不久便无条件投降。失去了印度洋上的出海口,我们的形势更加的艰难。物资的匮乏使我们很难在西南和东海两个大战略方向上对敌人形成有效的反击,只能凭借着青藏高原的高度优势和近海防御阻止敌人的推进。国家需要拓宽物资的进口渠道,原有的亚欧大陆桥已经完全不足以使我们获得足够的物资补给,我们需要更多来自中亚和欧洲的物资支持,使我们打赢这场战争。在外交和政治的不断斡旋之下,我们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因此,正如你所知道的,我们组被抽调出来,验证一个全新的方案的可行性,这个方案就是第六亚欧大陆桥,经由阿富汗-伊朗-亚美尼亚-土耳其-欧洲的铁路动脉。

你知道的,我不是军人,甚至不能算的上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我只是个业务能力相对而言比较好的铁路从业人员。但看着新闻里吃紧的前线,食堂里单调的伙食,我没有拒绝,也无法拒绝上级的要求。这次出国凶险万分,一面是严酷的自然环境,另一面是来自世界形势。小赵,你认识的,我的后辈同事,在一次山体滑坡中为了抢救她的终端机,失踪了……那个终端机里,都是很重要的数据,但是再重要,也比不上她的人命重要,她就这么走了,工作了没几年,还年轻……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那时候还没有什么电脑,终端机更是不用想,只有一种老式的娱乐手段叫电视,用光纤的那种,你也应该看过的。看电视里的那些纪录片和节目,电视里的主持和解说说100年前的那场战争,我们铁路人冒着轰炸,硬是修出了炸不烂的补给线,我是不相信的。现在,我有点相信了。因为我们,在做着跟他们一样的事情,他们成功了,保住了新生的共和国,我们也要成功,勘测只是第一步,在投入机器人和建筑打印机开始动工之后,这条新铁路也会成为中国的生命线。

我们会成功的,愿赤旗永远飘扬在天安门的城楼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此致

敬礼!

   

祝:一切都好。



                                                                爱你的:白峰

2050xx



北京交通大学

交通运输学院

交通运输民航运输

刘楚枫

15305929936

934323502@qq.com


2018年11月16日 17:01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