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我的交通强国梦——长沙理工大学 刘思民

了解详情

INSTRUCT

优化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

布局全球市场、提升信息化水平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大学生优秀论文    我的交通强国梦    11.我的交通强国梦——长沙理工大学 刘思民

蓝长裤的“路”

(刘思民:长沙理工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2016级)

焦灼的日光尚未到直泄的时刻,洒在榕树上的蝉声躁动得仿佛要被折射出来一般,蓝长裤家门前趴着的黄狗的舌头如它一身的皮子,汲汲地往下拉着,显得无精打采。

“小敏哥,小敏哥,在家吗?”

屋门正对的小路上,蓝色长裤扬起了银白色的灰尘,又将其卷回了裤腿。他带着声音而来,仿佛怕人听不到,又急促地重复了几遍。只见小敏哥咧着嘴递出根烟,眉角也舒展开来。

蓝长裤把烟塞到了耳背上。“小敏哥,我家具在屋门口的路进不来,麻烦帮个忙。”小敏哥把鞋一换便跟着去了。

从蓝长裤家通往大路口只有一条石板路,路的两旁一边是水田,一边是鱼塘。路宽仅容一人通过。以往蓝长裤若在镇上订了些煤球,运输的卡车就只能停在路口。蓝长裤夫妇俩码着煤球一堆从车上往下递,司机也时常搭把手。通常等长裤舒过一口气,司机便接过夹杂着煤灰子的运费,开着发着“嘟嘟”声并冒着黑烟尾气的卡车“突突”而去。之后,你可见蓝长裤一家子挑着担子来回在石板上滴滴哒哒。

转白的日色铺在鱼塘水面,塘水仿佛被闷久了,水泡咕咚一串串冒了出来。两个圆影,前一后地在石板路上缓缓移动着。蓝长裤走在前面,双手托着躺在两个黑溜溜的脑袋中的沙发长椅下的两角,身体往前直着,仿佛是被日光驱着往前。沙发如支架一般牵引着他,才让他不得扑倒向地。他的长裤腿放得很慢,直悬着在石板路上摆。小敏哥走在后面,本来也想托着,但是膝盖老是撞到沙发上,于是就将后一端慢慢往肩上移,直到脑袋不见了,一条脊背在白衬衫上露出来。晶莹的汗珠滴在石板上,一碰便撞成圆形,圈圈地直延伸到蓝长裤家门前的最后一块石板。

这些石板不知将多少裤子磨出了泛白的痕迹,不知打磨坏了多少双趟过的鞋,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被什么人用锤子刻在土地上……

石板终于被市里面叫来的挖机一举掀开,鱼塘的一半也被填为平地,这样,便排出了一丈余宽的黄土路,直过蓝长裤家门口。

这是一条多么有希望的路啊!它仿佛一根扁担,一头挑着鱼塘的这边几户,一头挑着路口的群落!可就是这样一条路,一到雨季却尽是泥泞。

这一天,村委会里烟雾缭绕,村长坐在上座,他把嘴上的烟取下,在烟灰缸上弹了弹,嘴和鼻孔间的胡子开始蠕动着:“今天村里开个会,主要讨论一下鱼塘边上的那条水泥路,国家款是拨了,可是还需要个人投一部分。其实主要是方便住在鱼塘上面的人到路口,当然鱼塘上边也有路,两边都很方便。是鱼塘上面的人一力承担呢,还是上下一起承担?大家讨论一下。”

“钱,我是有的,但是我得清白为么子花这钱?”褶子里透着光鲜的张父扯了扯嗓子,说道。

“鱼塘上面的人家才最方便,跟我们可莫有关系。”瘦猴似的脑袋从藏着的衣领里面伸出来,对了,他就是住在路口的一户。又接着说道:“除非把鱼塘分给我们。”说完,他也点起了一根烟。

“也不是这么回事,抵达路口的鱼塘上面的路一通,对谁都方便。”蓝长裤的邻居张小林皱着眉头说。

“对谁都方便,还不是对你们最方便,我们可莫多大用。”瘦猴脑袋接过话头。

“这样吧,我们上面的户一人多出500,可以了不?”蓝长裤顺便把烟移开嘴边。

“凭么子多出?大家都是要走的!”张小林有些愤慨。

蓝长裤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唉,如果谁都不肯妥协的话,这段路又得搁几年,我已经受不了了,一下雨,人也好,车也好,总在泥巴里面滚。”

可争论得愈加激烈的大家此刻似乎大多忘记了雨天行走在黄泥土路所受的折磨,只以烟雾无终结尾。

天空像漏了顶,这几天不停地往下倾泻着。厚重的蓝色卡车自鱼塘那头的水泥路缓缓往前移着,似乎极怕这一小段路。不过,尽管它极为小心,后右轮子还是陷在了鱼塘前的一眼水洼里。车轮在前后来回挣扎了几番,却只掀起了飞溅的泥水和蓝黑的尾气,最终无力地瘫在了那儿。司机无可奈何地把车门打开,跳下车,来回望了望,心里喃喃道:“村里整条路就这一段不修,真服了!”在这蹲了大约有一刻后,无奈中,只得往蓝长裤家奔去。

蓝长裤用箢箕挑了一担烧过的煤球过来,满脸感激的司机立马递上一支烟,并一把夺过蓝长裤手头的锄头,将煤球一个个往水洼子里塞,又纷纷敲碎了,使车轮的四周填满红色的煤灰屑。他凑到车轮边上看了看,觉得大约可行,便爬上了驾驶室,缓缓地将车轮移出了水洼。

等把车停在水洼前,他走下车来,堆着笑迎到了蓝长裤跟前,说:“感谢老乡的帮助啊,不过这上下只有这一段路没打了,我们倒是过一趟是一趟,你们碰到下雨天可就不方便了。”“是啊,没办法啊,村里上下曾经讨论过了,但依然没啥结果。”闲聊不到二十分钟,卡车吐着蓝气开走了。

大概过了一个月,这条路居然奇迹般地动工了。

“丁冬,丁冬”客厅的电话铃声响起,蓝长裤赶紧跑进客厅,手往衣服上一擦,郑重地拿起电话,然后哈哈地笑了起来。原来蓝长裤的儿子在省城里念完大学,便留在那里工作并买了房子,这次打电话来是接他父亲去省城玩几天。前几天已把父亲的新衣服寄过来了。儿子在电话里告诉他,现在有车可直接到家门口接他去县城高铁站,蓝长裤直接到高铁站坐车就行了。蓝长裤这几年只听说过有一种跟飞机一样快的火车叫做高铁,一听这次真的要坐了,就哈哈地笑了起来。

出行前夜,他把已经褪去颜色的蓝白裤子换了下来,在镜子里看到了着灰色T恤和黑色西裤的自己,只是眼角的皱纹开始泛出来了。


姓名:刘思民

学校:长沙理工大学

学院:交通运输工程学院

专业:交通运输工程(道路与铁道工程方向)

年级:2016

学号:16201060139

电话:18216429077

邮箱:1054536420@qq.com


2018年11月16日 17:01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