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我的交通强国梦——大连海事大学 张雨

了解详情

INSTRUCT

优化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

布局全球市场、提升信息化水平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大学生优秀论文    我的交通强国梦    3.我的交通强国梦——大连海事大学 张雨

我的交通强国梦


最近父亲说他年纪大了,总是梦到一些以前的事他说前几天梦到了福建开车回家,他开着一辆吉普车,车里有我和母亲,他开了整天才到家104国道的一段盘山路啊,好像是贴着悬崖前行,他只在白天开车,晚上休息,他说再似箭的归心也不敢拿我与母亲的生命开玩笑。更有趣的是,那时酒驾还未入刑,父亲车里总会备着一瓶“牛二”,困倦了整一口提神这段经历父亲母亲多次与我提起,在我贫的童年生活中,福建的山路便是一条天堑,连通着坠落与毁灭,亦连通着彼此全心的依赖与信任,年轻稳健如泰山的父母,带着尚且年幼的我翻山越岭,那一刻,一颗小小的梦的种子已经深埋我心。

父亲一生可谓走南闯北,在那个交通不甚便利的年代,父亲的足迹已经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更令他骄傲的,今日连通着中国的许多路与桥,他也曾参与建设。父亲高中毕业便出来打拼,由人带领投身公路事业,从打杂小弟开始干起,在施工现场经历几年的摸爬滚打积累经验,拾起勇气与信心,父亲决定单拎一支队伍,由“小张”到“张工”,其中的汗与泪未经亲身体会真的难以体会面对新的规划,新的困难,新的挑战,父亲的交通梦便从此开始。

北京八达岭。九十年代父亲的队伍竞标成功了北京清河到八达岭的一段立交桥,父亲说这是他人生的里程,他终于可以独当一面每每回忆至此,父亲都是意气风发的,他说在八达岭的那个夏天是记忆里最凉快的一个夏天,在茫茫自行车大军中他的吉普车相当拉风,甚至当时还在现场远远地见了总理一面……这一年父亲三十岁。

浙江宁波。2006年暑假,我与母亲坐车去父亲那旅行,泰安站到宁波站的火车要16个小时,这是我记忆里坐过时间最长的火车。我与母亲挤在小小的卧铺上,经过南京时已是深夜父亲跟我讲过南京有许多美丽的桥,南京长江大桥雄踞江面之上,宏伟壮观,长江二桥则是钢索斜拉式的,美得像是外国电影里的一幕。突然母亲叫醒熟睡的我,指着远处一片粼粼的波光说,波光之上就是南京长江大桥,桥上黄色灯光氤氲成一片温暖的雾气,从此关于那道奇迹天堑的记忆就都是温暖辉煌的了。这一年,我八岁

江苏徐州。这标竞得艰难无比,随时代的发展,各个部门对队伍的资质越来越重视,没有受过系统培训的父亲一路上凭借的是多年的经验。考!经过几个夜晚的辗转反侧,父亲决定带领队伍一起接受培训考取资质。于是每天晚自习放学回家我都看到父亲在一盏小台灯下抱着砖头厚的书钻研,桌上我还打趣道“张工”要变“张老师”了。考试前一天,父亲还在问我答题卡要怎么,看着父亲如此努力上心,我既心酸又深受感动,如此努力的父亲既是在实现自己年少时的抱负,又是每一个奋斗拼搏在交通强国梦里的国人缩影这一年我十四岁,父亲四十六岁。

新疆喀什。2016年,我与父亲爆发了第一次争吵,争吵原因是我的高考志愿填报。我将第一志愿都填为土木工程,我也想和父亲一样投身祖国的山川海洋,但父亲坚决不同意,甚至实践性没有那么强的工程造价都遭到反驳。那时他远在新疆喀什的施工现场,施工进程到了最为紧张的浇筑混凝土阶段,俗称“打灰”,他错过了我的十八岁生日,错过了我的高考,错过了我的升学宴会,遗憾但不后悔,他说太苦了,他希望我这一生都平安顺遂,不愿我像他一样一生都在路上颠沛。这一年,我十八岁,父亲已经年过五十。

我理解父亲对我的一片苦心和深沉的爱,我没有忤逆父亲,我将志愿换成了一个常见的工科专业,可是父亲不知道的是,当年在福建的山路上,父亲坚毅又柔和的眼神在我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父亲为我亲手种下交通强国梦的种子,那一刻起父亲已经是我一生的英雄。父亲不甘在人生道路上做个打杂小弟,不愿一辈子萌受父亲给的荫庇,如今交通事业在注重“硬件”业务发展的同时,亦侧重“软件”技术的建设,“互联网+”的理念更是渗入在交通事业的方方面面作为传统工科专业的代表,随着电子技术的发展,我坚信只要心怀信念、不懈努力,我的专业会助力我在交通领域发挥独特的作用。尽管我现在像一只羽翼未丰的雏鸟,但我相信沐浴在举国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的氛围里,经过专业知识的洗礼与沉淀,经过实践活动的打磨与抛光,我终将会像雄鹰一样在建设交通强国长空里自由搏击。而今“和谐号”“复兴号”贯通祖国的每一个角落,网络购票便利了每个漂泊在外的旅人,自动化集装码头实现了劳动力的解放,铁路公路已经头顶昆仑、脚踏怒江、翻越唐古拉山……每个领域都有我可以建树的方向,在大时代大数据背景下,交通事业的深化改革有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聚焦在十九大提出的建设交通强国目标之上,中国将会在2020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使中国进入交通强国的行列,在2036年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交通强国,中国将会进入交通强国的前列。每次看到这个目标,我都会为之振奋,我的父亲是千万“桥梁人”的缩影,他们用辛勤的劳动与杰出的智慧勾勒出一幅交通强国梦之画卷的轮廓,而今他们的时代即将接近辉煌的尾声,更为灿烂的交通画卷将由更为年轻一代的我们一笔一笔亲手画就,在祖国的辽阔土地上添一笔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在冻土之上添一笔和谐复兴号,在云巅之上添一笔自主研发的大型客机,在深海之下添一笔执着畅游的蛟龙,在亚欧大陆之间添一笔比历史更厚重辉煌的丝绸之路……

我的梦是我灵魂的泪泉/我宁愿在异乡寂寞中紧守着它/像古老岁月中漂泊江湖的艺人/以欲泪的歌吟/伴以凄凉的弦索/一章一节的唱给后世的孩子们听/中国曾是那样的中国/虽然我所能记忆的/只是千万片烟云当中小小的一片烟云……以前每每读到这行小诗,我总会想起当年持节牧羊的苏武,想起收拾旧山河的岳飞,想起指南方誓不休的文天……如今你再问我万千片云烟中的飘向祖国四面八方的片片烟云是什么,我想我会回答是万万千千的为交通强国梦奋斗的“交通人”。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坚信中国能够不忘初心,不辱使命,国人亦能不负重托,砥砺前行,实现由交通大国到交通强国的历史性转变。



学校:大连海事大学

学院:船舶电气工程学院

专业:测控技术与仪器专业

姓名:张雨

电话:18018968979

邮箱:1306104453@qq.com

2018年11月16日 17:01
浏览量:0
收藏